民國一零二年的夏天,烤人的烈日讓全台籠罩在熱浪之中,但卻有一聲幽深的哀嘆,從國防部陸軍六軍團禁閉室、楊梅天成醫院、內湖三軍總醫院,又回到台中后里,繚繞不去。下士的家屬面對國防部法律事務司官員的解釋,心中深深地充滿疑惑。下士的姐姐洪慈庸透過好友向東吳大學法律系胡博硯助理教授求援。年輕的胡教授義不容辭,他立即判斷當事人需要大量的義務服務律師監督偵察審判過程。他心中一凜,心中浮現他在臺北大學以及德國念博士之學長邱顯智的身影。在台中市大量參與冤獄救援的邱顯智律師,當時身為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委員,又師承台灣刑事訴訟大師羅秉成律師,可謂參與刑事救援工作之不二人選。胡博硯老師立即電話求救,並且成功邀請邱顯智律師參與此案。邱律師審視案情,馬上認為如果要監督督促國防部法律事務司轄下檢察官的偵察作為,需要大量的義務律師一同協辦。靈光乍現,邱律師從臉書稍早前已經成立並且組織完善的「關廠工人義務律師團」發出求救。

首先邱律師基於地緣,先向負責苗栗區域關廠工人案件之組頭劉繼蔚律師發出邀約。無三不成禮,邱律師跟胡老師二人,再把矛頭指向,同為關廠工人義務律師並且與邱律師一同為立法委員林佳龍服務處義務服務之律師李宣毅發出邀約。劉、李二人都在第一通電話時承諾義務救援。至此,這三人都還不曉得,接著下來的工作會有多繁複、案件造成的漣漪會有多龐大。

隨著案情的劇烈發展,斯時台灣社會公民之激動反應,軍事審判系統在那個夏天承受解嚴後第二次最重大地衝擊。洪案偵察終結起訴後,也是怕水太深,也是為了運作效率,三人決定合署辦公。故於李宣毅所屬衛道法律事務所創辦律師王俊凱之首肯下,衛道法律事務所、暮蟬法律事務所(劉繼蔚)以及德晴法律事務所(邱顯智)於同年十一月開始合署。邱顯智律師並且認為新事務所應高懸自由民主之旗幟,廣招志同道合之法律人,是故眾人把酒後一致同意將合署事務所命名為「雪谷南榕法律事務所」。

雪谷南榕的故事因此而開始….